走,我們讀書去!

發布單位:
文章作者:
攝    影:
發布日期:
2019-11-11
瀏覽次數:

   走,我們讀書去!

   一條訊息從春天到秋天,在全國各地、各行各業流傳:高職院校擴招100萬,高等教育的機會之門向退役軍人、下崗職工、農民工和新型職業農民打開。

   拋開繁忙的家務,38歲的“二孩”媽媽張作霞來到日照職業技術學院,學習會計專業。

   放下手中的快遞包裹,中職畢業一年多的童優軍來到寧波職業技術學院,學習物流專業。

   安排好家里的活計,陜西農民夫婦李玉海、王青攜手步入陜西鐵路工程職業技術學院,丈夫學習地下與隧道工程技術專業,妻子選擇了鐵道供電技術專業。

   ……

   從9月初到10月底,很多人重新回到闊別已久的校園。

   圓夢

   這是一個崇尚學習的時代。

   在重返校園的隊伍里,有夫妻同校、有父子同學的,有一個村的鄉親、有一個企業的工友,有四五十歲的農民工,也有剛畢業不久的中職生,有失業者,也有創業者。

   日照職業技術學院招辦主任韓霞介紹,該校第一階段計劃面向四類人員招生440人,報名人數達到了1109人;而近日開始的第二次擴招報名中,江西省南昌縣招辦門口排起長隊,短短幾天,現場受理3900余人的報名申請,審核通過3704人,其中退役軍人1528人,下崗失業人員、農民工、新型職業農民等社會人員2176人;陜西鐵路工程職業技術學院報名人數達1400余人,也超過了原定900余人的計劃。

   “開始確實報名情況不理想,但我們舉全校之力進行宣傳。”陜西鐵路工程職業技術學院院長王津說,“當社會充分了解擴招信息以后,釋放出的學習意愿出人意料。”

   “做夢也沒想到,這輩子還有機會上大學。”上周接到錄取通知書的張作霞激動萬分。

   “圓夢”,這幾乎是所有重返校園的人對“擴招”二字的第一反應。讀大學可以說是中國人的一個情結,但這背后,吸引他們的不只是一張文憑。

   “我想重返社會”,張作霞告訴記者,自從有了孩子就成了全職媽媽,漸漸感到自己與社會脫節。學習一技之長的同時,她也想給8歲的女兒和3歲的兒子做個努力學習的榜樣。

   “我希望找一份滿意的工作。”2018年退伍的陳成,成了安徽工商職業學院的一名新生,“退伍回來做了半年左右的裝修,對工作不是特別滿意,就決定回到學校重新充電,也想更好地了解社會。”

   “提升服務質量。”童優軍在快遞公司工作的一年多里,深感這個行業與人們生活的息息相關,但也看到行業內人才素質不高的瓶頸困擾。得知擴招的消息,師傅一直勸她:“你趕上了國家的好政策,還是多讀點書,有機會我也想去讀!”

   “適應產業升級。”中職畢業的陳維帥是山東日照中興汽車有限公司的職工。他坦言,過去對新能源汽車了解得很少,可現在車間即將投產新能源汽車,而且新設備全部是自動化生產。

   知識的更新、技術的換代、技能的升級,這些常見于書本、新聞、文件中的詞語,對數以億計的產業大軍來說,是真真切切的現實。以制造業為例,2015年,我國工業機器人裝機量約26萬臺,到2020年,根據工信部的發展規劃,將達到100萬臺。一方面,勞動密集型的產業面臨著“機器換人”的形勢,但另一方面,又創造出從機器人生產、銷售、安裝到維護、維修的一系列新崗位,而中間架橋的恰恰是教育。

   助力

   “有一次我夢見遲到了,就坐起來喊宿舍的人,快起床去上課!”入學已有一個多月的童優軍,講起自己學習生活的趣事。看得出,“上課”二字對這些從社會回到課堂的新生來說頗有壓力。童優軍班上7個人,除了她之外,都有至少兩到三年的工作經歷。

   對于這些帶著夢想、帶著期盼,克服了工作、家庭、經濟條件等重重阻力,重新回到學校的學生,怎么才能讓他們學有所成,是擺在學校面前的一道難題。

   “標準不降、模式多元、學制靈活”,這是教育部等六部門在今年5月制定的《高職擴招專項工作實施方案》提出的原則。根據這一原則,各校紛紛展開了探索。

   “有針對性地制定培養計劃。”韓霞介紹說,“日照職業技術學院主動出擊,對接校企合作單位,制定企業員工學歷教育與崗位能力提升計劃。對接日照市人社局,挖掘下崗失業人員群體,聯合校企合作企業,采取招生即招工、入校即入廠的校企聯合培養模式,幫助下崗人員通過接受教育實現再就業。此外,還有農民工求學圓夢計劃、村兩委學歷提升計劃、退役軍人圓夢計劃等,讓學生從報名開始就有清楚的目標。”

   “主動了解學生特點和需求。”寧波職業技術學院工商管理系主任趙鶯燕說,“我們第一時間拿到學生基本信息之后,逐個對學生進行了電話訪談,9月入學的首批社會生源43人做到了一人一個專門的培養方案。”

   相應地,寧波職院對社會生源的課程進行了調整。“減少通識類課程比重,限選課程與企業需求對接,按照美工崗、移動電商、跨境電商三類崗位,完成基本職業素養模塊和專業能力模塊。自選課程則涵蓋營銷類、物流類、貿易類、人力資源管理類等商科專業基本內容。每種課程都設計了脫產學習、線上學習、線上學習加線下輔導三種可供選擇的方式。學生可以自主選擇學習時間、學習方式和課程。”

   單獨編班、靈活多樣的教學方式幾乎是高職院校為擴招學生提供的“標配”。

   “我們應用工程學院有機電一體化技術、電氣自動化技術和新能源汽車技術3個專業擴招,各專業均有一名學生選擇全日制學習,剩余48人選擇線上線下結合的教學模式。”安徽工商職業學院應用工程學院專職輔導員楊東告訴記者,學校共準備了5種教學模式。而這樣的學習方式,也帶來管理方式的變化。

   “有每天簽到機制,始終讓他們保持一定的緊張感和積極性,課余時間輔導員保持在線,可以隨時解答或反饋學生提出的各種問題和建議。”楊東說。

   對于相對分散的學習方式,大多數學校表示配備了組織能力強、富有經驗的班主任。寧波職院還為學生配備了思政導師、學業導師和企業導師。

   變革

   不可否認,面向四類群體的擴招,給高職院校帶來前所未有的挑戰。

   不同年齡、不同背景、不同文化層次的人員進入學校,讓年招生規模3000多人的寧波職業技術學院為四五十人規模的社會生源,開了不下八次人才培養方案論證會。

   該校校長張慧波一直跟教師們強調:“高職擴招不是一次性的任務,而是職業教育改革的催化劑。”隨著擴招工作的推進,越來越多的高職院校有了這樣的認識。

   “高職擴招的意義在于,把高職院校變成了老百姓讀書、就業、提升的終身學習體系。”四川工程職業技術學院黨委書記司徒渝說。

   學習—讀書—再學習這樣的終身學習公式,在德國等有著先進經驗的職業教育體系國家中得到過證明。

   在中國的教育制度中,也始終存在著面向社會大眾的部分。早在上世紀60年代,“半天工作、半天讀書”的理想,就曾付諸實踐。改革開放后,又發展出電大、夜大、職工大學、成人教育、開放教育等多種形式。每種教育形式的背后,有著時代特點和需要。

   今天,高職百萬擴招是中國進入新時代賦予人才培養的新使命。全面建成小康社會,進而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,不斷創造美好生活,奮力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。發展方式向高質量發展轉變,由制造大國向制造強國邁進……每一項目標的實現,都離不開勞動者素質的進一步提升。

   這是一個崇尚奮斗的時代。回到學校讀書,對于各行各業努力奮斗的人們來說是一種助力,而學習的結果最終會再次回到社會中接受實踐的檢驗。

   擴招甚至吸引了工作十年后想轉換職業軌道的“985高校”畢業生,經營著100畝土地的農業大戶。“單純拿文憑并不能滿足這部分人群的期待。”日照職業技術學院會計學院院長盧兆豐說。“這對老師可能是革命性的變革。就拿會計專業來說,稅法、會計準則年年都有調整,但學校的課程更新沒有那么快。社會上來的學生,如果課堂上老師講的內容,和他實踐中的不一樣,學生會反問你、挑戰你,倒逼老師更加注重企業實踐。”

   “我們也在探索根據不同生源、不同學習時間、不同學習方式,綜合運用考試、素質評價、技能測試等多種方式對學生學習成果進行考核。同時,加快學歷證書和職業技能等級證書互通銜接,有序開展學分的認定、積累和轉換。”安徽工商職業學院學生處副處長朱玲說。

   擴招也令職業教育的信息化有了更多的現實需求。趙鶯燕說:“雖然第一批只有40多名學生,但我們學校開發了新的選課系統,以應對多樣化的學習需求。這意味著,一個老師開設同一門課,要承擔多種授課方式。雖然目前教學成本比較高,但從長遠來看,隨著社會生源入學人數增加,成本就會降下來。”

   據了解,重點面向社會四類群體的第二次高職擴招專項考試報名目前已在31個省份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全面啟動,按照要求,錄取工作將在年底前完成。

   可以看到,職業教育與社會的接口正在進行著重新設計,面向社會將成為一種常態,而職業教育作為“類型教育”的特點將更加鮮明。

   (記者:高靚)

(轉自中國高職高專教育網,信息來源:《中國教育報》2019年11月07日01版)

地址:遼寧省沈陽市沈北新區建設南一路5號 遼寧交專信息技術中心維護 夜夜嚕2017最新在线 

郵編:110122 辦公室電話:024-89708710 招生電話:89708729 就業電話:89708730

遼寧交專官方微信    遼寧交專官方微博